您当前的位置 :东兴新闻中心 > 财经观察 > 正文
社论丨吸取全球货币宽松教训 确保坚守币值稳定
 来源:   2019-12-03 15:22

当前,必须坚守币值稳定目标,避免出现滞胀现象,既要避免政策过紧,也要避免政策过松。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近日在《求是》杂志撰文称,要坚守币值稳定目标,实施稳健货币政策。文章系统地介绍了新时代我国货币政策的使命与担当。

进入新世纪后,在“GDP主义”的影响下,经济高速增长被视为一种不可动摇的目标,为此不惜长期采取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因此也积累了过多过深的结构性问题,不仅阻碍经济可持续发展,还会产生系统性风险。

如果考察历史,就能清晰看到过度依赖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后果。就像易纲在文章中所说,从世界历史上看,货币政策曾被用作追求经济增长的手段,甚至希望通过容忍高一点的通胀来换取更高一些的经济增长。比如20世纪80年代以前,美国利用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最终出现了严重的“滞胀”,产生难以治理的结构性问题。美国极其幸运地因为冷战意外结束以及信????????????息产业革命而越过了滞胀危机。

过度利用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更容易产生的后果是资产泡沫。首先是1980年代,日本在经济转型过程中,为了维持经济增长,避免日元升值冲击就业,采取了双扩张的政策,尤其是刚刚经历自由化改革的金融体系,为了在脱媒环境中抢夺客户,以极其低廉的成本发放信贷,结果导致大量资金流向土地、房产以及股市,制造了巨大的泡沫,最终泡沫破灭,使得结构性问题长期无解。

进入21世纪后,为了应对911事件带来的冲击,美联储在早前应对新经济泡沫破灭基础上,继续大幅降低利率,全球化也为美国提供了低通胀的环境,美国的楼市持续升温,再加上在这一过程中,金融创新没有得到应有的监管,最终次贷违约潮引爆了庞大的金融衍生品泡沫。

2008年后,为了稳定金融体系以及刺激经济增长,美联储继续采取更加激进的量化宽松的政策。廉价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入股市,很多公司甚至通过融资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这导致了美国公司债务率创出历史新高的同时,美国股市也不断创下新高。现在,正在实施退出政策的美联储为了稳定金融系统,不得不重新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应当说,美国货币政策再次被资产泡沫绑架。

大量资金流向资产市场后,会让资产持有人的财富大幅增加,从而使那些缺乏资产的人得不到增长的好处,甚至要为住房等付出更高支出。因此,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加剧财富分化,固化结构扭曲,使危机调整的过程更长。甚至,整个国家可能因为贫富分化而陷入社会危机。贫富分化是当前全球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并产生了一系列的反应,尤其是在发达国家,民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社会运动此起彼伏。

中国曾经为保增长而采取过宽松的货币政策,因此,也积累了一些结构性问题与资产价格过高问题。如果继续依赖货币刺激,会不利于结构性问题,并不断抬升资产价格,所形成的后果更为复杂。

在2008年后,中国的结构性问题就非常明显,一些依赖财政与信用扩张而支持基建和房地产的做法,导致资源不断流入这些低效的部分,制造业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最终资金在金融体系空转并被投机者用来炒作房地产或股票。因此,发展实体经济以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势在必行,这是改变结构扭曲、避免金融风险、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唯一办法。

房价过高造成的危害很大,首先,会在大城市制造大量“无产”的青年人,居住空间的闭塞或导致结婚率与生育率降低,让老龄化加速。更为突出的是,中国主要人口高度聚集于城市,几乎所有服务业都在市区内,房价不断上涨会导致商业租金不断上涨,每年商品与服务价格也会刚性提高,涨幅超过人们的收入增幅。直接的后果是导致大部分城市居民生活成本增加,“钱变毛了”。这种状况会产生剥夺感,曾经导致日本出现“中产下流”,美国大量中产滑向中低收入阶层。

在现有环境下,必须坚守币值稳定目标,避免出现滞胀现象。既要避免政策过紧加剧总需求收缩和经济下行,也要避免政策过松固化结构扭曲,推高债务并积累风险。为此,央行应该实施稳健货币政策,保持松紧适度。

编辑: 木木
上一篇:专家学者纵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