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兴新闻中心 > 金融股票 > 正文
别听马云瞎BB,年轻人需要的不是压力而是动力!
 来源:   2020-05-15 16:52

马云也很有意思,一个星期,三上热搜。

第一次说商业是最好的公益,结果被骂成翔。

第二次被提问说回去和蒋凡商量商量,被广大女性骂成翔。

第三次竟然说年轻人就不该怕压力,自己当年压力大多了,现在更大。

这次没人救他了,连前浪们也合起来,把他骂成了翔。

严格说,这三次都是他自找的。

第一次他的话带来了误解,但他又不肯解释。

如果你说商业能够提供就业,公益的定义是对大多数人有益,从这个角度上看,商业提供就业,就业有益于大多数人,尤其在疫情之下。

那没人会骂他。

二月初,我说我太太第一反应就是减房租,事实上,那篇文章里提到的她第一个减房租,后来干脆免房租的那位租客,上个月已经退租了,白住人也不住了。

他是个出租司机,现实的问题是,他缺的不是房租,他缺的是现金流。这几个月太多人拥入滴滴市场,以至于他没生意,开一天亏一天,他连出租车的份子钱都挣不回来。

可是老家的孩子要念书,他必须找饭辙,他必须形成新的现金流,他得满世界找工作去。

这会儿,他真正需要的是一份提供稳定收益的工作,哪怕你压榨他,哪怕你996。

你看到了,这就是就业的力量,这就是企业的作用,这就是商业的价值。我太太的行为是善意的,但她提供不了就业岗位,解决不了人家真正的问题。

你理解了现金流的作用,就知道商业的确是最大的“公益”,尤其是当下,一切能够提供就业的行为,都是公益。

但很遗憾,马云不做任何解释,任凭别人把公益理解成慈善。

慈善和商业,八竿子打不着,这个误会一产生,按说第一时间应该是解释。而阿里只是把视频给删了,让你们骂不着。

可这样,人家就更气了。

互联网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如果别人要骂你,光唾面自干是不行的,你得出来认个怂,让人觉得骂你没劲,否则,网民会觉得你傲慢。

很显然,马云就是这么傲慢。

第二次,的确犯不着。

阿里调查报告显示蒋凡与女网红没有利益输送,但还是取消了他合伙人的待遇。

这个惩罚力度本来应该说是恰当的,不轻不重,也足够平息网友们的不满。

但这种节骨眼上,马云这种大佬在镜头前表示要回去与蒋凡商量,实际上是告诉所有人,蒋凡的地位仍然被看好。

这很容易引起各方反弹。

阿里这么大的公司,内部本就是个生态。

一个生态位空出来,一定有很多青年高管摩拳擦掌,与此同时,这才没几天,就公开场合下抬蒋凡,女性网民也会不满。

内外都得罪。

第三件事,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后浪》的视频刚刚放完,引起那么大的反弹,在这种风口浪尖上,前浪们都小心翼翼的和年轻人对话。

生怕触霉头。

而马总呢,此时此刻拿自己和年轻人比压力,非常的不合时宜。

他说这番话,是5月9号。

就在5月6号,热搜显示,宁波银行(002142,股吧)的一名年轻的客户经理,在自家小区内选择纵深一跃,抛下妻儿以及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这是一名厦门大学的硕士,毕业就去了银行,非常努力,前景也很好。

据他太太说,是被项目压的,而宁波银行则回应说这名员工有抑郁症。与此同时,很多人反映了该银行内部的种种问题和难以忍受的地方。

甭管我们采纳谁的意见,厦大的硕士,都不属于大多数。

如果优秀的青年人,都觉得压力过大,那你也不能无视压力的存在吧?

何况,一味的要求所有人都和马云比抗压能力,合适么?

这道理很简单。

前几天有个外国哥们,硬拉500公斤,1000斤的杠铃。真的应证了古人所谓的双臂一晃,千斤之力。

但这玩意能当标准么?

我也天天在家练杠铃,通常普通人拿来做无氧运动的,都在几十斤,百来斤这个范围内。如果你真把千斤的担子强压在每个人头上,大部分人都会崩。

年轻人需要的不是压力而是动力。

动力和压力,从来都是两码事。

动力是我要变成更好的自己,这是我主动追求的,我自找的。

压力是我做不到,你就千方百计折磨我,哪怕把我搞抑郁。

年轻人压力大不是好事,年轻人动力大才是好事。而且,拿马云的抗压能力做标杆,这是要搞事情么?

他这个人该喷,但他的话,值得思考。

我们要想一想,马云说的这个问题究竟有没有解?

实际上,年轻人之所以压力大而不是动力大,是有原因的。

这个原因就是资本回报率始终很高,而劳动回报率却很低。

在我们国家不明显,或者说,是近些年才开始有感觉。所以《后浪》一出来就遭喷。

我们近年什么感觉?

工资的收入增长赶不上房价的增长,赶不上消费的增长,所以觉得有些不爽。

但如果和全世界比,发达国家比我们早遇到这个问题几十年。

半数的美国人四十年都没涨过工资,二三十年前美国人的工资是我们的四十倍,但现在只是我们的四倍。

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美国的普通劳动者什么感觉。

用高晓松的话讲,叫做山好,水好,就是人生没奔头。

没奔头的意思就是说你看着资本利得越来越多,巴菲特就是这么成长起来的。

在一个经济红利最大的80年里,他作为资本的代言人,滚雪球嘛。

但同时期,那些劳动者,四十年不涨工资,上哪儿滚雪球去?

把美国的故事折合我们生活,打一个比方,这就像你看着房价涨,但是工资不涨。你看着老板在赚钱,但是就业形势并不好。

那你是不是不得不加班?不得不延长工作时间以应对越来越大的开销?

这就是问题,这叫压力。

巴菲特看着雪球越滚越大,自己越赚越多,这叫动力。

悔创阿里杰克马,每天轮番见欧洲国王,这叫动力。

压力和动力,不是一码事。

所以这个问题很清晰,要解决它,就得降低资本的回报率,与此同时提高劳动收入。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

当你降低资本回报率的同时,你认为资本会待在原地任你宰割么?

不会,它会流动。

新兴市场就是这么起来的,四十年前,我们就是新兴市场里最有活力的那个,直到今天还是之一。

因为我们向全球资本提供了更好的回报率。

于是乎资本从日本,美国,欧洲纷纷流入内地。工厂,大楼,综合体,此起彼伏,我们的收入从美国人的1/40,涨到了1/4。

资本的流入会带来就业,就业会带来繁荣。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处于资本流入的状态,如果你不听公知们瞎讲,去读原始数据的话。

但是,持续向资本提供高回报率,就会面临前面那个悖论。

资本赚的盆满钵满,资产价格一路上升,劳动者的收入跟不上,就会有压力,而不是动力。

压力大到一定情况,对人的身心是有害的。

你好好想一想,人类发展的目的,到底是为了回报率,还是为了人?

如果是为了后者,很显然,不应该这样。

但如果你率先降低资本回报率,资本会怎样?它会流向那些高回报率的地区。

从而带走你的就业,带给别人繁荣。

你看到了,这个问题很现实,它是全球各个地区发展不平衡导致的。

说白了,全球190多个国家就像190多个工人,你不加班,他加班,彼此在竞争资本,导致大家都很疲劳。

所以真的要能够降低资本的回报率,同时提高劳动收入的话,唯一的办法是全球协同。

我们需要一个类似张无忌的存在,化解明教与六大派,乃至六大派内部的恩恩怨怨,让这颗星球,统一行动。

但目前张无忌有没有出生,还是掉进哪个峡谷里,我们尚无从得知。

你注意,以上就是正确的方向,万事具备,就差无忌。

那下面我们谈一谈现状。

现状是人类正在往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

人类似乎没有意图联手压制资本的回报率,提高劳动收入,而是走向了人工智能的方向。

人工智能的方向就是把尽量多的低端劳动一律交给机器,或者说,使得劳动变得越来越需要创造力。

人类并不可能所有人都去做艺术家,工程师,科学家,......

人工智能这条路,实际上使得大部分人的劳动议价能力变得更弱了。

过去是你不干,别人干,以后是你们都不用干,人工智能干。

你看到了,这与我们之前希望的那条路,是南辕北辙的。

资本+人工智能,实际上只需要极少的人,就能够完成闭环。

比如你看到阿里年薪百万以上的人,超过1万名,而且不断地有加薪,股票分红,等等。

可是,他们要的是国内清北浙交复的计算机专业的学生。这些人,是高考各自省份的前几百名。

要知道,一个省一次高考,动辄几十万人,何况一届同龄人中,只有一半人念高中。

那么大多数人,参与不了高科技,享受不到人才议价权,却不得不承受生活压力的情况下。

怎么可能开心呢?

就像文首提到的那位司机,他离去后,免费给他都不要的房间马上被一位码农原价租走了。那位软件工程师有房,只是不愿意穿越整个城市去上班,临时在公司旁边租一间,平时加班用,周末还回家。

这叫什么?这就叫挤出效应。

有人能在城市里立足,有人不能,而通常能的,是高收入群体。

所以,我小时候,盖茨是数字英雄,而到了今天,在西方后浪们看来,盖茨是恶棍。

因为微软只是藤校们的微软,上市后暴富的故事,改变世界的风头,绝大部分美国后浪们,并无法享受。

说白了,微软再好,你又不雇我,能解决啥问题呢?

创造力固然是个好东西,人工智能固然能够提高效率。

可是,游戏的门槛如果太高,大多数人都玩不了,那人家只能骂你了。

因为,你丫,就该挨骂!

人类的初衷,究竟是为了人,还是为了效率?

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编辑: 木木
上一篇:疫情改变家庭资产配置观念 我省居民定期存款增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