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东兴新闻中心 > 全球视野 > 正文
宋鲁郑:说中国是战狼式外交,那西方是什么?
 来源:   2020-05-15 17:1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20年5月11日 星期一 阴冷、大风

法国解封第一天。又是一天一夜狂风怒吼。

法国解封以后,我的日记这周也要和大家说再见了,周五发表的将是最后一篇。剩下的这几天会谈到大家都非常关心的中美关系,最后一篇也会有惊喜和大家分享。

早上看新闻,今天外出的人相对并不多。天气是一个原因,再就是恢复正常工作的机构应该还是没有预想的要多。第三个就是法国民众也担心疫情再爆发。地铁很多线路乘客人并不多,不少座椅上贴着禁坐的标识。人少,大家自然也都能按照标识去坐。我看了一下,前后八个座位只能坐三个人。但以拥挤著名的13号线则是挤到关不上门——当然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两个站出了渗水事故。

地铁站景象,作者供图

至于郊区快线(RER B、C)高峰时段也是挤到人挨人,根本办法做到安全距离,总理提出的每隔一个座位空一个确实行不通。多地交通部门承认在交通运输中遵守一米的安全距离是不可能的。至于地面交通则出现了堵车现象,据法国媒体的报道,塞车长达35公里。另据法国官方数据,仍然有5%的民众乘车不戴口罩。

今天除了咖啡馆、餐饮和酒吧,多数商店也开门了。香街上的老佛爷、路易威登等地,也是排着长队。虽然大都戴着口罩,但这样的人流还是相当危险。由于西班牙香烟价格低廉,法国众多烟民涌向边境小城狂买,以致西班牙宪兵不得不要求法国干预。

巴黎圣马丁运河由于人群聚集并不遵守安全距离而被执法人员驱离——就这恶劣的天气还聚集,我的日记要跟着疫情走,这一年估计就什么也不能干了。今天世卫组织也发出警告,要求解封的国家保持高度警惕。中国解封时,世卫就没有这样的担心。不过法国标准和中国与世卫不同,大巴黎地区主席已经欢呼这是成功的一天。

下午4点,风小了,太阳也出来了,我戴上口罩出门。发现车辆明显多了,也经常堵车。路经几个理发店,都排着长队,有的戴口罩,有的不戴。理发员则都有口罩。媒体报道说,最早的客人是今天凌晨零点1分!也就是一过晚上12点就立即去理发了。法国人对美的追求确实独步全球。

路上的行人也多了,但戴口罩的仍然很少。路过两个药房,酒精都没有,一个只有可重复洗的口罩,另一个则什么口罩都有。我倒是不缺,就是想了解一下。因为政府早就宣布5月4日就能在药房、烟草店和超市买到口罩了。除了织物口罩,其他的都是来自中国。

我买了一盒医用口罩,生产商是湖南某公司,0.95欧元一个,比疫情前贵了不知多少倍。这也是民众外出很少戴口罩的原因:一个人一天两个,一个月就是60欧元,一家有两个人戴就是120欧。这对法国家庭还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在药房买的中国造口罩。作者供图

当然现在只要是超市、药房等封闭空间,戴口罩的还是很多。我路上看到有人把口罩拿在手上,估计是从超市出来,受不了。还有一个女孩把口罩拉到下巴。口鼻都露着,也是因为不习惯。

我先来到地铁站,门口站着多位公交工作人员维持秩序,出入口都已经分开。我进去后发现警察正在检查一个乘客的路条。下午4点以后属于高峰时段,乘地铁要有工作证明。

地铁站外工作人员。作者供图

随后便去了所在区最大的书报店。进去了,才切身体会到法国媒体对中国掀起了一场多么大的舆论战:几乎所有的杂志封面都是中国:谎言、图谋诸如此类。不管怎么说,法国媒体在维护国家和社会稳定、维护这个体制方面是尽了全力。

按说,法国媒体不应该和中国媒体一样深挖真相吗?比如为什么政府长达三个月对口罩撒谎,影响多少人的生命健康?再比如法国驻华大使和前卫生部长布赞轮番爆料早就向总统发出警报,却都被忽视,到底为什么?这可是直接关系到这场疫情爆发的真正原因啊。且不说媒体的责任感和监督功能,这种报道光市场销量也很好啊,写报道的记者也一定能成名。

更何况,法国都有《查理周刊》这样的榜样,宁可面对恐怖袭击命不要,也要捍卫自己讽刺伊斯兰教的权利,怎么法国媒体这一次面对自己就完全变了呢?是不是中国媒体应该到法国取取经,如何转移视线?转移矛盾?掩盖真相?或者法国媒体到中国来学习如何坚守新闻职业道德?如何保持新闻专业水平?

不管怎么样,在法国媒体卓越的工作下,这个国家的民众已经把疫情的主要责任推到中国身上了。如果说疫情初期,法国和西方主要是害怕中国人的话,现在则会再加上仇恨:正是中国欺骗了世界,没有及时采取措施才害了他们。中国卖给法国再多口罩他们也不会领情。

这几年经常有自由派学者批评中国的大外宣是战狼,外交是战狼,是煽动民族主义。可如果中国这个表现是战狼,那西方算什么?超级战龙吗?中国媒体如果非要用战狼这个词来形容,那一定是“战狼式绵羊”。

今天法国的教育部长去了学校,因为学校要开学。法国交通部门的国务秘书也到了地铁站,并都接受记者的采访。欧洲的政治运作有一点和中国很相似,就是发生重大突发事件的时候,领导人一定要到一线,一定要到现场。不过这位教育部长在镜头下声称:“很多儿科医生这么说,让孩子留在家中比上学的风险更大”。真是举国哗然:一句话就把55天的封城措施给否了。

不过和欧洲、中国不同,在美国政治人物走向一线的现象就非常少见。中国资深外交官、曾驻美国旧金山大使衔总领事袁南生先生在他的《直击美国》这本专著中就谈到了这个政治现象:

2014年8月24号旧金山发生了6.1级的地震。但是州长布朗以及副州长等政治人都没有到地震灾区慰问灾民,也没有到现场指挥赈灾救灾。包括当时的总统奥巴马在内,也没有一个国家领导人到地震灾区视察慰问,也没有做出与此有关的任何批示。当然这次美国抗震救灾表现的也非常不错,措施也很得当,和这次疫情的混乱完全不一样。

出现灾情或者意外突发事件,政治人物到不到现场一线去视察,只是一种正常的政治现象,国情不同,关键就是看结果。但是我记得2008年,中国抗击汶川地震的时候,就有不少学者批评中国这个模式不好,总是需要领导人到现场才能够解决问题,才能够推动去行动。我觉得这种说法有点儿上纲上线,为批评而批评了。

袁南生先生在《直击美国》这本书还能提到一件事情。2013年7月6日,韩国亚洲航空公司在旧金山国际机场降落的时候,出现了空难,其中有三名来自浙江中学的女中学生死亡。美方在处理空难的过程中疑似有消防车碾压到了一位中国学生。因为在当时浓烟滚滚、飞机起火、能见度很低、一片混乱的情况下,这种事情是有可能发生的。美国相关的部门都承认了,并且也多次向家属道歉。袁南生先生感叹说:

“没有一个人企图隐瞒碾压真相,尽管披露真相意味着自找麻烦,要应对没完没了的检查,意味着必须道歉。意味着必须承担责任,意味着尽管尽心尽力救火救人,但仍然可能要支付巨额赔款,甚至意味着处分。但是大家确实都实事求是没有一个人隐瞒真相”。

只是更令人感叹的是,仅仅7年,面对疫情,美国就完全变了。媒体不负责任,政治人物不负责任,不顾医学专家的结论,谎言连篇。白宫新任发言人麦克纳尼上任第一天就声明绝不撒谎。难道这不是最基本的底线,完全应该的吗?怎么就成了必须声明的标准了呢?难道警察要声明自己一定不会放走犯罪嫌疑人吗?消防员一定要声明自己必须要灭火吗?

更有意思的是,当记者问她曾表示特朗普不会让新冠肺炎进入美国,现在会不会收回当时的话。麦克纳尼随即一口气怼遍台下4家美国媒体:Vox要不要收回“新冠肺炎不会出现致命大流行”这句话?纽约时报你要不要收回“恐惧比病毒传播更快”这句话?……说完离开了会场。既然大家都撒谎,谁也别装崇高。

今天法国新增死亡263例,昨天是70例。新增确诊412人,仍在医院救治的22284列。疫情仍然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就解封了。杭州3月16日新增确诊清零,直到昨天才宣布5月18日全市各类幼儿园大班幼儿开学。法国却已经统统开学了。

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有三个非常不同之处。一是美国放弃过去几十年的领导责任,成了自己优先。二是中国相当程度扮演了全球救火者的角色:不仅输出自己的防疫经验,还输出医疗队和医疗物资。三是过去面危机时的全球合作变为争执,特别是中美之间。美国因为决议对世卫组织的用词不满意,就投票否决联合国倡议各国停火把宝贵的资源用于抗击疫情的议案。

德国外交大臣海克斯·马斯评论说:“这一次的疫情,可能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第一次无人向美国寻求领导的全球危机”。

客观而说,这场疫情并没有化解中美这几年的紧张关系,反而由于中国的出色表现、美国的混乱以及大选临近而出现了更多的对立。

特朗普总统的竞选团队在4月初发布了一条负面竞选广告,指出前副总统拜登曾反对特朗普总统在中国爆发新冠疫情后下达针对中国的旅行禁令,称拜登是在“保护中国的感受”。这条竞选广告还提到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跟中国有巨额商业往来,直指拜登出于家族利益而支持中国的发展。

4月16日,支持特朗普总统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第一行动”花费1000万美元在密西根、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这三个重要战场州,投放一系列以“北京拜登”为主题的竞选广告,指责拜登“在过去40年中在中国问题上一直是错的”。

拜登方面也迅速做出了反击。4月17日,一个民主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桥梁21世纪”斥资1500万在同样三个战场州投放负面竞选广告,称特朗普总统在新冠疫情中选择“相信中国”,并为中国提供医疗物资。

随后,拜登的竞选团队在4月18日发布了另一条长达1分40秒的竞选广告,指责特朗普总统在疫情蔓延之际“倒向中国人”,在1、2月份“15次夸赞中国”。

远在大西洋另一侧的欧洲也在关注着中美角力。《世界报》上个月采访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问“中国是否正在试图取代美国的强国地位?”

勒德里昂表示,“新冠疫情大流行是大国之间斗争的继续,只是方式不同而已。这场斗争也是显而易见的各种竞争关系的系统化体现,中美之间越来越明显的敌对更加剧了这种局面。”

“美国是一个强国,但似乎正在犹豫是否继续担任世界领袖。因此美国的撤退让在一些攸关人类的重要议题难以采取集体行动。因此,中国感到可以说‘我是世界领袖’的那一天的时机已经成熟。”

应该说这一次美国的表现,不仅震撼了全世界,更震惊了欧洲盟国。总部位于巴黎的蒙田研究所的政治学家和高级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Dominique Moïsi)说:“美国的表现不是差,是指数级的差。”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4月21日发布的一份最新民调显示,如今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约90%的美国人将中国的影响力和实力视为一种威胁。从党派来看,72%的共和党人对中国持负面态度,这个比例在民主党人中为62%。

自从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问还没有建交的中国,双方就一直保持了准盟友或者合作大于竞争的关系。但何以到今天中美关系发展至此?

2019年11月7日,法国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三的智库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IFRI)举行中美关系研讨会。我应邀参加与并来自美国的David Rank先生在第一轮发表各自看法。David Rank在美国政府服务27年,后不满特朗普的政策而辞职。在这场研讨会上,我非常坦率地分析了中美关系恶化的五大原因,并指出中美关系恶化的原因不在中国。

2019年11月7日,参加由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IFRI)举行的中美关系研讨会。作者供图

中美表面上看直接的大规模冲突始自2018年3月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战,然而早在十年前双方的关系就开始下行,可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既有历史的宏观背景,也有微观的各种事件甚至是意外。

中美关系演变到今天,有许多分析。比较典型的是修昔底德陷阱,即中国的发展和美国对中国的恐惧是主因。根据这个分析框架,中美全面对决甚至走向(非核)战争都是难以避免的。历史上十六次类似的冲突有十二次导致了战争,其他四次都是特例,特别是英国和美国和平模式有不可复制的历史因素。

比如,当时英国面临很多强国崛起,除了美国还有法国,德国和俄罗斯。这其中,德国离英国最近,其军舰离英国本土就几个小时航程。另外美国和英国不但距离遥远,双方在文化、种族上还有很大的一致性。在这种情况下,英国才决定对美国忍让,而把主要精力用于应对德国。以今天的中美为例,这两个因素都不存在。

然而,这个解读存在问题。在一个核时代,中美不可能发生热战,哪怕是再常规的战争,也极有可能迅速升级为核战争。如果双方仅仅停留在贸易战、科技战的层次,要想分出胜负是相当漫长的,甚至演变成马拉松。这并非美国所追求的。

另外一种分析则指向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博弈,是制度差异使然。

比如,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全球事务教授,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高级研究员哈尔·布兰兹(Hal Brands)就声称:“美中竞争的根源是地缘政治和意识形态的。美中之间力量的改变令人担心中国可能会在西太平洋和全球取代美国。中国对高科技威权的接纳令人有理由担心,一个崛起的中国最终会引发威权主义的兴起,不仅在中国也可能在全球。”

曾担任美国前副总统切尼办公室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范亚伦(Aaron Friedberg),2019年5月初在国会众议院一个有关美国对华战略的听证会上特别强调,美中之间的摩擦和竞争并不是两个不同的文明造成的,而是共产党的本质以及两个不同的政治体系造成的。

当然还有带种族主义色彩的观点,比如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奇诺·斯金纳(Kiron Skinner)2019年4月底在一个研讨会上说,中国与西方自由世界存在文明和意识形态冲突。斯金纳说:“美国与中国的竞争,不仅局限于双方的国家利益,也存在于不同的文明和意识形态等更为广泛的领域。”她还称,“这是第一次我们将面临一个强大的非高加索人种的竞争对手。”

然而,中美文化、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差异早就存在,但这并不影响中美历史上多次结成盟友,如结盟对抗苏联,双方当时还创造了一个国际关系史上的奇迹——还没建交就已成为盟友;两国还在9·11之后一起对抗全球恐怖主义。

就是今天,美国和沙特这样文明完全不同、宗教信仰对立、政治制度缺乏现代性——如果以西方的标准非常野蛮和落后的国家——仍然维持着盟友般的关系。即使和美国有关系的记者卡舒吉被以超越底线的方式残忍杀害,也丝毫没有影响到美国对沙特的支持。

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崛起,大有威胁美国全球霸主地位之势,美国学者傅高义还写出轰动一时的《日本第一》。结果,美国联合欧洲强迫日本签订广场协议,成功终结了日本的进一步发展。日本和美国意识形态和价值观都相同,但美国并没有丝毫的手软。

很明显,这种解读有为美国不按规则出牌辩护和美化的意图,但却不能解释原因。

原因究竟为何,我就从明天的日记开始和大家分享。

编辑: 木木
上一篇:伊朗军舰被己方误击19死15伤 专家:没撤到安全区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